维护言论自由,但方方日记显然不代表主流民意,能否免去其公职?

  • 回答人:用户131034875

    对方方这种卖国行为,很遗憾,国家尚无明确法律可以制裁它!好在还有民间的正义,比如起诉方方,向它索赔,或者弄个雕像啥的,可以让它受到应有的惩罚!

  • 回答人:用户121077927

    一、方方日记问题不是主流民意和非主流民意的问题,某种程度上,已经远远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畴,有重大违法嫌疑。作为体制内领导和专家,规矩意识、大局意识、国家意识、民族意识是最基本的职业常识。为啥写、为谁写、怎么写、写什么等问题她是明白的、了如指掌的。心里清楚装糊涂是蒙混过关,是骗不了人的。

    二、关于如何处理方方问题,是个严肃的政治事件。应该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成立专门机构,展开深入调查,全面评估造成损失及其危害,从严从重作出法律惩处。

    三、经济处罚制定标准,加重和提高违法成本,让仇中恨中与投敌卖国者不敢仇、不敢卖、仇不起、卖不起!正本清源,以儆效尤。

  • 回答人:用户134733822

    方方现在担任何公职?从手头资料来看,她仅是中国作协的一名会员而已。

    中国作协是归属中国文联的一个团体会员,只要符合《中国作协章程》规定的入会条件,就可加入中国作协成为会员。如有违者,该团体会按《章程》规定作相应处理。

    最近,中央已派巡视组进驻中国作协,将会按照从严治党要求展开巡视。我相信,中国作协在中央巡视组指导下,对作协工作会出作认真的回顾与反思。对方方、抗抗等一些作家们的辱国污民、传播负能量、丑化党和政府的可耻行径,总要得到摒弃和谴责的。但愿中国作协通过这次从严治党教育,整顿清理作家队伍,把方方、抗抗之流严重违背党在新时期文艺方针、严重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严重背叛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所谓"作家“们,坚决清除出中国作协组织,坚决清除出中国作家队伍。还中国作协一个风清气正的创作氛围,为中国人民奉献更多优秀的文学作品。

  • 回答人:用户189020772

    记得一位大名人说:真相只说一半,比谎言更可怕。

    方方武汉日记,是典型的说一小半,留一大半。照此推理,方方日记显然比谎言,谣言更可怕,更恐怖,更可恶。

    所谓言论自由,它不是法外之地,亦不是道德外之自留地。我们的一切言论,都必须合法,都必须符合中国的道德行为规范。

    方方已经退休,不存在免职问题。

  • 回答人:用户17861352

    我们改革开放,提倡言论自由,提倡百花齐放,但是绝对不能提倡污蔑祖国,污蔑抗疫英雄和对祖国进行歪曲攻击的人。方方的言行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构成了犯罪。先说他的言,把疫情开始的惊慌失措写成是政府不力,把火葬场写成是到处都是无人认领的手机,请问这样的场景她是怎么看到的或者是有人给她提供的?如果说不出来就是对国家机构的污蔑。还有,把八零后,九零后说成是“左派人物”,从这句话来看,文革时期说不定她就是打砸抢分子或者“所为的革命小将”,否则她怎么会给我们的后代扣这样的帽子?从她的行动上,十天就能把自己的作品联系到国外出版,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说不定就是一个专门给国外敌对势力提供摸黑中国和情报的犯罪团伙,这样的人必须用国家法律来制裁。取消体质和公职对她来说太轻了,绳之以法才是最好的惩罚。

  • 回答人:用户166457475

    关于这一个问题,三水三心有三个观点,一个判断。

    第一,主流民意不意味着一定正确,非主流民意不意味着一定错误

    我们经常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没错,但你要看人民的眼睛有没有被蒙蔽,或者说,要看思考问题是否全面,有没有辨识能力。比如说,当年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也不代表主流民意,坚持维护“日心说”的布鲁诺,还被烧死了。但后来的科学研究证明,地球确实是围着太阳转的。后来,“日心说”也被推翻了。

    再比如说,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最开始也不被主流民意认可,才会有革命志士被杀的时候,那么多的老百姓伸长脖子去看热闹。

    道理很简单,老百姓认为,反对皇帝,就是错误的,就该被杀头!

    所以,主流民意并不意味着正确,非主流民意也不意味着一定是错误的。

    第二个观点,不代表主流民意,并不意味着就不能发布言论

    言论自由(Freedom of Speech)是公民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发表言论以及与听取他人陈述意见的基本权利。也就是说,对待同一个问题,他可以有不同的见解,即使这个见解,不被主流民意认可。

    举例来说,著名的性学专家李银河,她关于两性的认识,就不被主流民意认可,比如,他支持同性恋,他为在博客中炫耀自己与多名中国女人发生性关系的外国男人辩解,这些,都遭到大量的批判,引发极大的争议。

    现代社会,首先是一个包容的社会,言论自由,其实就是可以发表与众不同的观点。

    第三个观点,我不认同方方看待事物的过于极端的方式

    这次疫情,方方算是出尽了风头。一部《武汉日记》,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

    但个人认为,作为一个作家,过分渲染防疫过程中的无序,甚至用一些道听途说的所谓新闻,来作为自己批判防疫方式的论据——当然,这也没有什么,毕竟,文学,来与生活高于生活嘛。

    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在她的日记中,看到对防疫医护人员的正面塑造,甚至没有对老年钟南山、李兰娟的丝毫描述。我们只能看到,一个满腹怨言的老太太,不停地碎碎念着各种数落。

    这,至少是不全面的。

    一个判断:不符合免去公职的条件

    其实,方方目前只是一个退休老太太,退休的时候,其职务已经被免去——没有职务,怎么免呢?

    至于开除公职,也无从谈起。总体而言,这就是一个思想上的争论,违法了吗?犯罪了吗?

    既然没有违法,没有犯罪,又怎么可能开除公职呢?

    (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回答人:用户134700194

    必须免去她的公职。在国家遇到自然灾害(疫情)时,做为文人不是向社会传播正能量或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基层第一线在防控疫情中存在问题和哪方面不足地方,催促,监督有关部门纠正,重视薄弱环节。而她却在疫情间与西方约稿,专挑疫情初期存在个别防控,人员处置不妥地方,写成所谓日记,迎合西方反华势力的需要,光速地出书,从中得到好处。受政府高薪养老,住别墅过着安逸的生活,心里却怀着对政府不满,造成国际上影响之坏,给政府添乱。如果此人不处理,何谈爱国?

  • 回答人:用户143509761

    虽然她已经退休了,但是她是公职身份,确实可以剥夺她的待遇及退休工资,这个要求由法规和我国制度支持的。

    方方是出生于1955年,现在已经退休了,所以已经现在没有在职的公职。但是其退休应该是湖北省作协主席身份退休,那他应该享受的是公务员退休工资待遇。如果危机,公务员的退休工资和退休待遇依法是可以取消的。

    本来作协是一个事业单位,但是作协主席是享受公务员待遇的,对应的级别是正厅级。也就是说他除了享受退休工资之外,还享有一系列医疗、乘车、退休疗养以及等等的各种特殊待遇。因为其得到的是公务员的各项福利措施(包括退休工资),但是我们公务员要求与政府各项要求和规定保持一致,而方方肯定是没有做到的,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剥夺她的退休工资及其他厅局级待遇。

    而且芳芳在日记中透露的一些情节,目前是可以进行追究的。利用厅局级干部的身份,要求洪山区交管局专门派车违规将他的侄女送到机场,此时武汉已经封城,已不容许未经过严格批准,去到外国。不是很多国家就是在污蔑我们,从武汉派了很多人去海外传播病毒吗?他的这一所谓通情达理的情节不就给了国外反对势力以口实和证据吗?这需不需要进行严格的追究?

    既然方方属于公职人员,论其是否已经退休,仍然可以用组织程序和相关公务制度进行查处。从文章中经常以动用特权而沾沾自喜,以及时不时居高临下的态势,基本上也能推测出应该是有不少的问题的。现在已经有群众开始揭发,传说其有6套房产来源不明,以及违规别墅没有产证。这些问题都应该被查证下,如果有在职期间的一些枉法建纪行为,都应该予以追究查处。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但是坚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芳芳日记性质非常之恶劣,目前多少国外反对我们的势力和一些右翼政客,就是拿着他的英文版在向我们泼脏水,污蔑我们。我们多少正常的经贸关系都受到了影响,这一切的起因虽然不能完全归功于方方,但是她的所作所为更加给了这些势力乘风作浪的理由。

    内部不团结,外部怎么去复工复产,迎接胜利?所以像方方之流,我们还是要进行处理的。最少不能让他吃着我们的饭,还要砸我们的锅吧!尤其是国家养了他一辈子,民众养了他一辈子。

    试问大家,有几个人以前读过她的小说,听过她的名字,你们认为她给我们社会留下来过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但是她可是享受了一辈子优厚的待遇,过着一辈子都比别人好的生活。退休了看病都是有车接车送的。